笔趣阁 > 回到过去的自己简直无敌了 > 第145章家庭成员,难忘记忆

第145章家庭成员,难忘记忆

    上次逢市集时候自从父亲带昊迟安去了姑妈家一趟,不久父亲就领回了一个女人。

    那天是个阴雨的天气,昊迟安记得很清楚,不过又确实是没有下雨,父亲就骑着自己的那辆二八大杠领着一个女人回来了。

    那个女人就像昊迟安往常坐自己父亲自行车的模样侧坐在车子的横梁上面,昊迟安第一次见那女人的时候他已经记不清了,或者说第一眼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昊迟安是恍惚的,他就像是在梦里一样。

    家里随着那个女人的到来似乎有了有了一点烟火气,可是那种烟火气在昊迟安的心里面却是冷冰冰的感觉。

    父亲让自己喊那个女人妈,昊迟安却有点不好意思般纠结了半天都没有将那个字眼说出口。

    又过了一段时间父亲再次去了江豫那个地方一趟,他回来的时候车子横梁上多了一个小男孩,那个男孩的年纪看起来和他相仿,据说就是那个女人的儿子。

    女人看到那个男孩时候脸上露出了昊迟安不曾见过的表情,是一种舐犊情深样的亲昵。

    “来,这是你哥,以后你们就是两兄弟了。”父亲将昊迟安招呼了过来,然后递给了他一串冰糖葫芦,这是昊迟安自从妈妈去世之后第一次吃到冰糖葫芦,也是那个女人的儿子被带回来之后昊迟安唯一一次和他吃着相同的冰糖葫芦,不是说吃的东西,而是自己的那种感觉。

    昊迟安的记忆并不很清楚,自打变回成了小孩子以后昊迟安也就只剩下了五秒钟鱼一样的记忆。

    他记得当天晚上,自己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就觉得口很渴,他很想喝水,那种感觉特别的强烈,可是四个人睡在床上,有两个是他不熟悉的,他有点不好意思。

    他就觉得焦躁难耐,可是自己却一动也不敢动,就那么忍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昊迟安被一阵喧闹惊醒了过来、他看到自己的父亲还有那个女人都围绕着那个男孩忙碌着,好像是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

    “在哪里了?是在哪里”就听见两个大人都围着男孩问着,最后他们就看到那个男孩指着一块干硬的东西给所有人看,昊迟安也看到了那个东西,他看的很清楚,是一块干粑粑。

    两个大人处理完那块粪便以后,看到昊迟安也醒了过来,父亲就问着昊迟安是怎么了?昊迟安就告诉他自己这是口渴了。

    喝完水以后的昊迟安和大人们一起睡着了。

    在睡梦里的时候昊迟安看到一个梦魇一样的影子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还不断跟他说着“好好享受这一切的灾难吧,这是你应得的。”他并没有被梦境惊醒过来,只是却在睡梦里觉得自己的心口出现了一个很大的窟窿,那个窟窿越变越大就再也填补不上。

    随着家里多出的两个人,屋里面有了更多的烟火气,父亲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可是昊迟安却是觉得异常的别扭,他没有表现得太明显,可是那种感觉却是异常清晰,就跟是有一块疙瘩在自己心里面一样,沉甸甸的。

    “好好享受这一切的灾难吧,这是你应得的。”昊迟安耳边依旧是那阵在不断环绕的声音,那种从恶魔嘴里说出来一样的话,年幼的他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天忽然就下雨了,风很狂肆、还有核桃大小的冰雹,从破陋的屋子里面滑过无数窟窿的雨水,父亲还有那个女人都在用东西堵着屋顶上的裂缝。

    两个孩子却什么忙都帮不上,昊迟安和那个男孩也就是自己莫名多出来的哥哥甚至为雨水感到了开心,他们并不知道大人的烦恼,只有夜里开裂的屋顶上面滴落下来的雨水浸湿了他们被褥的时候,大人和小孩都不得不忍受着寒冷,那种悲嘁的感觉不觉涌上了昊迟安的心头,而这本不该是一个孩子该有的。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父亲就去外面打工了。

    这并非是突然间就发生的事情,而是早就有的迹象,家庭的贫困使得父亲还有那个自己依然不觉得亲切的女人间或性爆发了矛盾,他们在口齿交锋间商量好之后父亲就准备去打工了。

    夜里睡醒的昊迟安听见两个大人说话的声音,“回头我去打工家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还有两个孩子,辛苦你了。”是父亲说话的声音。

    然后就听那个女人说话的声音“你,该不会是担心我对你的孩子不好吧?要是不放心的话,你就带着他走吧。”

    “怎么会?你带孩子我肯定是放心的。”爸爸的话里面带着委曲求全的意味。

    昊迟安的心里却是五味杂陈,这种感觉他是说不明道不清的,更不是一个孩子该有的。

    此时的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第二天很快就明朗了起来,天亮得似乎比平常要早。

    “我走了,家里的事情教全部交给你。”父亲背着简陋的行囊即将去外面,“现在的车子也就只剩下小卖铺光头的拖拉机了。”

    昊迟安看见自己爸爸在那扇老旧的玻璃镜子前抱着那个女人,在他的印象里似乎隐约记得父亲曾经也是这样抱着自己母亲的,可自己的妈妈和那个女人影子在他的思绪逐渐变得不清晰了,他分不清具体是妈妈还是那个女人。然后在两个大人出去了以后,他一咕噜爬起来跑了出去,“爸,带我一起出去吧,我跟你一起打工。”

    面对着自己的要求爸爸没有答应他,“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和爸爸一起去打工。”

    “不,不嘛我就要跟你一起去!”这是昊迟安唯一的一次撒泼。

    可爸爸还是叫来那个女人拉住了昊迟安的手,“你跟妈妈乖点,她会照顾好你的。”

    “不,我不要在家,我要跟爸爸你一起出去!”小昊迟安哭得撕心裂肺,那个女人却是拽着昊迟安的手不让他挣脱,此时的他绝望得就像是困笼里兽物,可他却是那样的弱小。

    在昊迟安又蹦又跳的折腾了半天之后,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跳脱,那个女人的手就跟是一把大钳子一样越来越牢固得锁束着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小孩子的鬼灵精怪还是他就突然灵机一动,昊迟安变得平静了,他改口喊了一句“妈,我去把砌墙砖刀还给大婶子家。”

    那个女人很奇怪得打量了昊迟安一眼,她只是犹豫了一下接着放开了昊迟安的手,“好,你把那把砌墙砖刀送给大婶子家。”

    在昊迟安才挣脱束缚的时候他就如同脱缰野马似的风驰电掣得跑开了。

    他跑到了小卖铺的光头那里,一路上他是又哭又叫的、等他真正到了那的时候,爸爸还没有走,大概有三四个和爸爸差不多的同行者坐在了那辆拖拉机的车子上面。

    看到哭嚷着的昊迟安时候,爸爸从拖拉机上面跳了下来,他就把昊迟安抱到了车子上面。

    父亲并没有带昊迟安去外面打工,而是把他带到了姑妈家里。

    “在姑姑家待一段时间,玩好了就让姑姑送你回去。”昊迟安倒也挺乐意在姑姑家待着的,至少会有两个表哥带着他玩。

    “嗯嗯,好的,我会听姑姑话的。”昊迟安回答得很干脆。

    第二天昊迟安就在小表哥的带领下去游泳了,还有小表哥这个镇子上认识的其它小伙伴。

    “来,认识一下,这个是我的表弟。”小表哥将自己介绍给了那些伙伴们,虽然都是小孩子不过在这群人中间昊迟安年纪是最小的,所以大家都很照顾他。

    游泳的时候几个人提供给了他一块塑料泡沫,他抱着那块泡沫漂在水面上。

    旁边其它几个人都没有抱着泡沫,他们徒手在水里游着泳,昊迟安看的很是羡慕,于是他就有一样学一样得甩开了抱着泡沫的手,没想到自己却不由自主得朝着水下面沉了下去,他呛了好几口水。

    顺着自己鼻子蹿进去的水使得他头皮一阵发麻,他就眩晕得很,刹那间无数的念头都齐头迸进冲入了他的脑海,他想到了自己的妈妈,自己的后妈,自己莫名多出来的哥哥,还有一些奇怪的念头譬如自己具有的超凡能力,还有和一些奇怪的人的见面。

    尤其是后面出现的那些奇形怪状的人还有自己的超凡能力,他听到有奇怪的声音仿佛是不断提醒着自己“你所要承受的这一切,路还很漫长。”

    昊迟安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溺死了一样,一缕恐惧感猛得窜上了他心头,死神这个时候似乎也在不断朝他招手。

    就在他万分绝望的瞬间感觉到有只手突然就抓住了他的脑袋,那只手提溜着他的头发拽了起来。

    “怎么回事?是被呛着了。没事吧。”脑袋从水里探出来以后的昊迟安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他没听清楚问话的人是谁,只觉得自己好歹是捡回了一条命,也不去管那么多了。

    他又抱起了那块塑料泡沫,也不敢在水里多留了,自己瞎滑拉着到了岸边。

    这是自己在姑姑家难得的一段好日子。

    昊迟安在姑妈家无忧无虑得待了半个多月了,整天不是跟表哥去偷西瓜就是去抓鱼,或者去游泳,过得倒也逍遥自在。

    这天突然就下雨了,可是并没有那么寒冷,昊迟安却和那些小伙伴们一样在雨雾里面奔跑着。

    雨很快就停歇了下来,大太阳也出现在了天边,天气居然又变热了起来,还能听到聒噪的蝉鸣声音。

    昊迟安和几个小伙伴绕着水洼子滩奔跑,互相追逐玩的不亦乐乎。

    然后就有一个女孩子出现在了昊迟安面前,她手里还举着一只玩具水枪,对着昊迟安那几个小伙伴们“呲”得喷了上去。

    几个人都在四散奔逃着,昊迟安却站出来选择了做这只出头鸟,他一把抢过女孩手里的水枪狠狠掼在了地上。

    “你,干嘛呀你!你赔我水枪,赔我!”小女孩大声得哭喊着,泪水“吧嗒吧嗒”得从她眼睛里涌了出来。

    昊迟安却不去理会那个女孩,女孩反过身来持了一把刀子要朝他刺过去,昊迟安躲开了,他却反手夺过了那把刀子同时也将小女孩的手给划拉破了。

    小女孩就“哇啦哇啦”大声哭了起来,昊迟安却和几个小伙伴们一起跑开了,没有人去理会那个小女孩。

    昊迟安心里其实是有点慌,可是他很快就压下了自己的不安,觉得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是在临近晚饭时间那个小女孩家的大人就带着她来姑妈家了。

    “你家怎么教的孩子?也太虎了,看他给我家孩子划出的伤口!”对方家的大人一边大喊着一边将自己孩子的伤口给姑妈看。

    而昊迟安躲在一边也不说话,姑妈就好生劝着对方,“这孩子也可怜,没有妈妈的,你就不要责怪他了,带你家姑娘去医院看过了吧。”

    “没妈的孩子,你这个姑姑就要当起教育他的责任!”那个孩子家的大人这样跟姑姑说着,“你现在不教育他,以后就只有让社会教育。社会的毒打可是很残酷的!”

    昊迟安就听着两个大人继续交涉了一段时间,不过他什么都没听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