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合院之我是秦淮茹丈夫 > 第八十五章 首次施针

第八十五章 首次施针

    贾文杰扶着秦淮茹走回卧室,小心翼翼的把秦淮茹扶到床沿,看着翘臀缓缓的坐在床上。

    贾文杰顾不得欣赏,立马蹲下,把秦淮茹脚上的高跟鞋脱下,露出一双晶莹剔透的小脚丫!

    “冰肌莹彻,柔弱无骨。珠圆玉润,圆润如玉!”

    “好一双纤纤玉足!”

    看的贾文杰内心不由的发出感叹!

    突然,贾文杰在脚环处发现了一处淤青,顿时把贾文杰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贾文杰明白这是脚崴了导致的毛细血管破裂,导致血液流出,出现了淤青。

    贾文杰又按压了脚骨,韧带(脚筋),发现没什么问题,但还是谨慎的再一次一边按压韧带(脚筋)一边问

    “小茹,我摁的你脚的部位,你觉得疼么?”

    “不疼。”

    “我摁的这个部位呢?”

    “也不疼!”

    ······

    贾文杰把秦淮茹脚腕的脚骨、韧带(脚筋)按了一遍后,长嘘一口气!

    起身对着秦淮茹说:

    “小茹,脚没啥大问题,骨头和筋都没事,就是脚腕毛细血管破裂,造成有些出血,产生淤青。

    我给你针灸一下,就没事了!

    保证恢复之前的白嫩润滑,但还是要注意,这两天就不要下地干农活了,在家休养几天!”

    贾文杰说完还不由自主的在秦淮茹晶莹剔透的小脚上抚摸了一把。

    这一摸把秦淮茹摸得心里直发痒,两手紧紧地握住床沿,从来没有被男士摸过脚的傻姑娘顿时脸色通红

    “嗯,听你的!”

    秦淮茹有些害羞的低着头,轻声的回了一句。

    贾文杰起身,看着娇羞的秦淮茹,内心一阵激动,往下看到脚腕处的红肿,内心不由吐槽道

    “真TM是个禽兽,老婆都受伤了还乱想!”

    脑海中又传来了另一种声音,

    “自己的老婆摸一下也没事,咱是持证上岗,不是无证驾驶!”

    “咱也不是前世的那个穷屌丝了,不再是无房、无老婆,只有一辆雅迪电动车陪伴,身穿黄马褂,活一天算一天的中年油腻胖子。”

    “嘿~嘿~嘿······”

    心里甜的跟吃了蜜蜂屎似的贾文杰抬头发现秦淮茹正瞪着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怯生生的望着,好似一汪清泉,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颤抖着,好似清泉边上的青草。

    感觉好像被秦淮茹看穿心思的贾文杰,赶忙低下头,起身背靠秦淮茹把手伸进斜挎包里,意识进入农场空间仓库,把师傅给的裝银针的盒子取出,并取出医用棉球、酒精、镊子放到秦淮茹的梳妆台上。

    贾文杰拿着医用棉球,酒精、镊子来到床前,用镊子夹着医用棉球在医用酒精瓶里沾了一会,

    心中默数1、2、3。

    数完就把镊子及镊子夹着的棉球从医用酒精瓶中取出。

    来到床边,蹲在秦淮茹脚前,左手抓起秦淮茹受伤的左脚,右手麻利的用镊子夹着棉球擦拭着血瘀处。

    擦拭干净,贾文杰起身把镊子放到梳妆台的盒子里,拿起装银针的盒子,把盒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一根长度约为5厘米的银针,用镊子夹着医用棉球沾酒精擦拭后。

    再次蹲在秦淮茹面前,左手紧紧抓起秦淮茹受伤的左脚,防止秦淮茹乱动。

    贾文杰抬头看着脸色发白,眼中带泪,眼睫毛一闪一闪的,把头都快埋到两个胸前大馒头里面,紧张、害怕到不行却又楚楚可怜的秦淮茹,

    压制住内心的忐忑,满怀信心的说

    “小茹,没事的,你别看这银针长,扎在身体里一点都不疼,你要相信老公的医术!”

    说完还用银针扎了一下自己左胳膊的曲池穴。

    贾文杰感觉确实不疼,顿时感到心里的石头落下,毕竟之前只给练习穴位的铜人扎过,真人还没实践过。

    第一次就给自己未来的老婆下针,下针下对了还好,下针下错了,那就丢大人了,虽然在这个时代,结亲的事黄不了,但是那精心经营的伟岸形象,就瞬间崩塌了。

    “你~你不用扎自己,我相信你,你直接扎我就行!”

    秦淮茹双手紧握床沿,怯生生的说

    贾文杰深呼一口气,运气附在银针之上,使银针笔直,稳住右手,两眼盯住血瘀处的穴位,缓缓下针。

    贾文杰的意识一并随银针进入,贾文杰的意识感知到附近有个吸引银针上气血的地方,银针随之改变方向。

    当银针到达后,贾文杰的意识就反馈到大脑。

    穴位就在这,这就可以了。

    就像开车进行倒车入库,是否入库需要用眼睛看,而下针是靠意识反馈,而车的挂挡也有个靠近档位自吸的功能,穴位也是可以吸引银针上的气,也就是身体练出的气血!

    心里放松的贾文杰,瞬间大呼一口气,抬头望着满脸惊讶的秦淮茹说

    “小茹,你感觉到疼么?”

    “杰哥,不疼,一点都不疼,就是感觉有点热!”

    秦淮茹一脸不可思议的说

    贾文杰看着秦淮茹满脸崇拜的样子,顿时神气起来,一副小人得志便猖狂的样子!

    贾文杰运气附在银针上,推动气血在脚环附近的经络运行,气血在运行的过程中不断减少,减少的气血不断地强化附近的经络,骨血。

    本身练出气血不多的贾文杰,感到身体气血不足时,停止了输送,将身体剩余的气血震动银针,随着银针的震动,瘀血瞬间流出。

    待瘀血流出以后,贾文杰拔出银针,起身把银针放到梳妆台的盒子里,紧接着用镊子夹着棉球沾着酒精后,

    回身就再次来到秦淮茹身前蹲下,用镊子夹着沾过酒精的棉球小心翼翼的擦拭着脚环上流出的瘀血,待瘀血擦拭干净,贾文杰缓缓起身,对着双眼充满爱意的秦淮茹说

    “小茹,你起身走两步试试!”

    秦淮茹弯腰从床下拿出一双布鞋穿上,缓缓的走了两步,感觉脚环处一点也不疼,瞬间精神百倍,快速的在卧室里开始转圈,

    贾文杰刚把镊子放到梳妆台的盒子里,转身看到冲过来的秦淮茹,顿时想去提醒

    刹不住车的秦淮茹在即将撞上贾文杰时瞬间跳了一下!

    秦淮茹一边紧抱着贾文杰的头一边说

    “杰哥,你太棒了、太厉害了!你是神医么!”

    就在此时,秦父、秦母掀开进入秦淮茹闺房的遮帘布,看到了如此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