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与心与道 > 刁难

刁难

    一阵如大海发起狂怒般的声音响彻整个隐月峰,这股声音也如锋利和快速的利箭一般,射入沈宗彬和陈枫的耳中,心中,这让他们激烈的战斗宛如被时间定格一般停止了下来。

    沈宗彬依然保持着出拳的姿势,而陈枫保持着出剑的姿势,他的剑离沈宗彬宽大的背面只有一步之遥,但是千钧一发之际已经使出自己天武峰的防御绝学,磐石功,这种功法会将武者的身体的防御力提升至极致,让身体变得如磐石般坚不可摧,陈枫的剑招虽然厉害,即使陈枫可以快速的袭击他的背后,也无法击穿他的防御,充其量,也只是给他造成轻伤。

    他们保持着这个姿势仅仅几秒钟,然后他们迅速分开拉开距离,陈枫来到宁雪凌的身边,然后向空中之人,也就是声音的主人行礼。

    “弟子陈枫,拜见师父。”

    沈宗彬也是简单的行礼,说道:“拜见师姐。”

    声音的主人是琴山派的执业长老范月莲,她是元婴中期,也是一名剑道高手,当陈枫被寻仙师代入琴山派的时候,她立即打破修为壁垒,破例收陈枫为徒,而她也是隐月峰的上任峰主,当时的她也是对陈枫抱有相当大的期待,但是当陈枫的修为遇到瓶颈时,她也只是对陈枫失望而已,并没有觉得他折损了自己的面子,在琴山派她还是会明里暗里护着他。

    她转向沈宗彬,然后质问道:“沈长老,既然已经突破至元婴期,为何不来阳煦殿报道,接受执剑长老一职,反而来隐月峰来找一个小辈的麻烦?”

    面对范月莲的质问,沈宗彬面不改色,然后看着宁雪凌,指着她说道:“我欲收这个小辈为徒,结果她却对我无礼顶撞,所以我才给他们一个教训。”

    这明显是狡辩的话语出自沈宗彬的嘴里,他却是脸不红心不跳,全派上下都知道他与隐月峰峰主陈枫不合,因为当时他是金系天灵根,可谓是琴山派最耀眼的明星,收到全派上下的关注,可是当陈枫这个水火木变异灵根的千年难遇的修仙天才,瞬间他的光芒被比下去了,全派上下的目光瞬间都聚集到了陈枫身上,当时的他可谓是妒火中烧,甚至想在陈枫未成长起来将他干掉,但是陈枫的师父范月莲早就遇到这种情况,于是将陈枫给悉心保护了起来,于是在强烈的嫉妒心的作用下,沈宗彬开始疯狂的修炼,力图将自己的修为提升一个水平,保持对陈枫的优势。

    而陈枫的修为止步不前也给了沈宗彬机会,现在他修至元婴期,当然要来隐月峰找陈枫麻烦,以发泄这二百多年的妒火。

    这个明显的谎言,范月莲只要等宁雪凌醒来,加以询问便可知道沈宗彬在说谎,但是即使这样也无济于事,因为修仙者都是拿修为说话,实力不够,理由再正义也没有用。

    这时,宁雪凌从疗伤的过程中醒了过来,她刚想辩解,但是被陈枫给阻止了,示意她不要去做无用功。

    “雪凌,还不来拜见师祖。”

    意识到自己的辩解根本没有,宁雪凌于是放弃了,她向范月莲行礼,说道:“弟子宁雪凌拜见师祖。”

    “嗯,有陈枫这等诲人不倦的师父教导,将来你的成就必将不低于你的师父。”

    范月莲点了点头,表示对她的资质称赞,同时也是对陈枫和宁雪凌师徒二人关系的认可,可谓是一锤定音。

    “慢,长老,我有话要说。”

    此时,一道红光快速向这里接近,等在沈宗彬的身边显出真身时,发现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他满脸胡渣,一幅彪形大汉的样子,身上还别着两把唐刀。

    “弟子雪刀峰峰主尹兴洪拜见两位长老。”

    他恭敬的向范月莲和沈宗彬行礼,然后转向陈枫,随便行礼阴阳怪气的说道:“陈峰主,我应该叫你师父呢?还是师兄呢?”

    听到这样的话语,让宁雪凌感到惊讶,为何二人的关系如此复杂?

    “你已是金丹中期,已为雪刀锋峰主,与我平级,不必纠结以前的师徒关系。”

    “那就谢了,陈师兄,估计以后我就要叫你陈师侄了。”

    宁雪凌对这位“师兄”感到非常的厌恶,他的言语中明里暗里都对陈枫冷嘲热讽。

    “尹峰主,你怎么来这里了?”

    范月莲说道。

    “刚才我感觉到隐月峰激烈的战斗,用神识一查,原来是沈长老和陈师兄在切磋修为,便想跑过来凑凑热闹,没想到却遇上沈长老和陈峰主在收徒一事产生分歧。”

    这时,宁雪凌不顾陈枫的劝阻,站出来大声的说道:“我已经决心拜隐月峰峰主陈枫为师,望沈长老和尹峰主谅解。”

    尹兴洪饶有兴趣的看着宁雪凌,然后阴阳怪气的说道:“宁师侄有所不知,当年我为了拜入隐月峰,可是闯过了陈峰主所设下的三道关卡,如今你却直接拜入陈峰主门下,不觉得有些不公平吗?”

    “那么让陈枫设下关卡便可。”

    范月莲说道。

    “诶,范长老,这位小辈可是水系天灵根,可谓是五百年难遇,这样的天才加入我琴山派,岂可儿戏。”

    “对,我赞同尹峰主的话。”

    沈宗彬和尹兴洪可谓是狼狈为奸,宁雪凌感到自己的入门之旅恐怕是要困难重重了。

    “那么两位的意思是?”

    “得增加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