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灾神,小传 > 第六十一回 危急刻国厅会议开 无奈终大陆无可阻

第六十一回 危急刻国厅会议开 无奈终大陆无可阻

    绝望与荒诞的痛苦之像~科勒尔拉·洛乏特~能力-转化意志与物质程度的能力~危险度-超高~人类友好度-毫无~主要活动地点-哪里可以存在痛苦,哪里就有他~对策-无,但是你不可能遇到他。——《厄尔斯求闻口授》

    今天,厄历1063年五月一日,是值得载入史册的一天,倩荃很忙,除了无数大消息需要播报之外,这个逍遥小子在得知莫兰向联邦告辞之后去了一趟天灾集团。

    和自己那个经常被扣工资的甚至和自己不是同一个种族的涡瓦伦玻尔斯老爸打完招呼后,倩荃径直跑向了顶层,即会长办公室,然后就是果不其然的,硕大一个董事会一个人影都看不到,接着他一转头就看到了一个想看到的人,作为全书唯二的睫毛有十八毫米的人,科勒尔拉上身穿着标准的经过裁剪和精减的有水干风格的狩衣,其中还有旗袍元素,其实袖子那么长是为了遮住有很多根手指的手,不过由于他现在在做针织活,所以仍然可以看到两只长满手指的手,下身是看起来挺变扭的六分裤,在完全一边白一边黑界限分明的头发下,除了一双里白外黑的眼睛,科勒尔拉的面部周边还有数颗像是贴在脸上的贴纸一样的小眼睛都在注视着倩荃,这股邪气让倩荃不寒而栗,但是他还是马上缓了过来,科勒尔拉又不是什么坏人,倩荃赶忙向科勒尔拉询问道:“你应该知道关于「土地聚合剂」的事吧!”

    科勒尔拉点了点头但是又反问道:“你不用在意这个吧?你应该清楚,天使和涅霓他们才是幕后的那群人打击的对象。”说着就低下头去继续织围巾。

    “不不不不不!”倩荃急迫地摇头说,连头发都甩了起来,“「万神殿」里的一大群神明都出问题了,运气好的沉睡,运气背的直接消失!这次的打击对象是所有神字辈!我还有「星空深海之风」教团得保护!我可不能……欸?”倩荃说着说着突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的疑惑很快被科勒尔拉点了出来:“那不是你的Radio栏目吗?难道说你的认知——被变化了?”

    “我?我怎么好像,之前一直把教团忘了?”倩荃犯了难,他先前还和莫兰一起调侃某些神总是以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面对自己的教徒,结果连自己有个教团的事都忘了,等他现在再用遗术对信仰进行感知——晚了不知道多久了,早就死完了。

    “……跟我来。”科勒尔拉九只眼睛都眼神犀利地对倩荃说,并拿着线团和围巾转过身边走边说,“希望你对宇宙纪有一定的了解。”倩荃跟住科勒尔,而眼前的人只是低着头织着围巾走向墙面,在即将触及墙壁时,那墙壁忽然消失,而科勒尔拉脚下的路,周边的墙壁也向远方无限延伸而去,一切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在这不真实感中,天灾集团的浮于空中的楼宇已经消失,在眼前的是一片白色世界,而这纯白色正中心的宅邸,没有名字没有特点,科勒尔带着倩荃走了进去。

    门一开眼前就是完全不同的光景了,房间里除了能听到《今宵是飘逸的利己主义者》的乐声外,最大的特色是横生枝节,到处都被粗壮的长有巨大红色倒刺的藤曼覆盖了,对于这些绿得发油光的粗壮藤曼,科勒尔拉完全没有任何顾虑,直接踩在了上面,见倩荃有些迟疑,又告诉他:“这是天灾的世界树藤曼,不用担心,如果能踩醒他反而更好。”但是大家都知道天灾已经睡了很久了这点动静他是醒不过来的,倩荃的马靴这才踏在了坚硬粗壮的藤曼上,走在藤曼上,科勒尔拉领着倩荃向书房走去,倩荃注意到路过的一个房间连门都被这些藤曼严严实实地堵住了,心生好奇,走去看了一眼。

    “那是天灾的房间,他的沉睡是保护自己和宇宙的一种机制。”科勒尔拉的声音传来,转眼间他已经站在书房门口了,他告诉倩荃:“你先进去,我去我的房间拿东西。”

    “这不是天灾家吗?”倩荃走入书房的同时问道,而科勒尔拉只是织着围巾往上楼的楼梯走:“好朋友同居当室友有什么问题吗?”

    虽说是书房,但是别的东西也不少,这些东西每一样都让倩荃感觉存在违和感,于是乎,对着其中一本书,倩荃发动了自己控制扩散状态的能力,想直接让那本书变成气态,结果是——那本书没受任何影响,倩荃很快又对着其它书籍使用了能力,结果都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天灾一向是宽于律己严于律人的,”科勒尔拉拿着两根更细的织针走了进来,“你需要知道,对比先前的宇宙,我们所处的宇宙,是被大刀阔斧地改造过的,上个宇宙纪的东西大多早就在上纪末就消失了,但是作为世界树同时是改造者的天灾还是留下了很多东西,这些书籍就是其中之一。”

    “那聚合剂岂不是……”

    “偶尔会有出现遗漏的没清除掉的东西,但是都会被这个宇宙的机制以不可抗力清除掉。如果没能成功,那么极大的可能就是一场报复了。”科勒尔拉的手飞速地跳动着,“天灾只是他那具身体的一个意识,另一个虚无主义的意识瘟争荒灾才是真正创造出这个宇宙的,如果荒灾会醒,他那不可控的意识必然引领一切走向终结,为此荒灾——应该说他的潜意识吧,才创造了这样的机制,荒灾要醒,那天灾就去睡觉,顺带把那个象征毁灭的意识封起来。然后,荒灾一开始只是个凡人,你猜猜他的力量从谁那里来?他的左眼是瞎的,就是因为抢力量被打的。”科勒尔拉侃侃而谈,说得倩荃心肌梗塞。

    “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连这个都能知道?”

    “这不是我知道的,是他说的,我的意识体是还是普通人的荒灾的挚友的意识体,他发达了,没忘了我罢了。”科勒尔说罢,把织好的围巾套在倩荃脖子上,“荒灾的仇人无力与我们对抗,所以就想这样一点一点蚕食你们,我建议,你们最好减少与群众的接触,因为他们就藏在芸芸众生之间,还有,你最好和冥云达成和解,毕竟对他连荒灾都要避让三分。”话音刚落,斗转星移,倩荃已经站在了厄尔斯电视台新闻直播间的后台,他的新闻播报很快就要开始,迷迷糊糊的,倩荃吐槽了一句:“又不是我不想和冥云和解,但他也太介意我把涅霓打成那样了。”其实科勒尔拉的意思是,倩荃也在冥云做的准备中,再不和他和解哪天发现自己莫名其妙被帮了会很尴尬。

    喝两口果汁,倩荃戴着围巾拿着稿子走进直播间。

    “欢迎收看各得厄新闻电视台,今天是五月一日,本台将对从四月到现在发生的一系列重大事项进行播报,首先是银河共和国利莫利亚空间站召开的会议,该会议将会在播报结束后直接进行现场直播,下面让我们看第一条消息:四月一日,海尔文复兴军发动了使用土地聚合剂的战争,这场战争造成了巨大伤亡,我国驻海尔文总督拜殉列不幸牺牲,议会召开会议,由于战争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海尔文人死伤过半,我国军队亦遭受挫折,议会一致决定,厄尔斯联邦于四月十五日起,放弃对海尔文区域的监管,撤出一切人员;消息二,南部战线取得重大突破,联合军元帅冥云,厄尔斯军统帅恒采成功会合,突破敌军封锁;经过讨论后,议会赞同了我军总参谋长涅霓对于国葬拜殉列总督的请求提案,国葬将于本月上旬进行;四月七日米斯政府开启特大工程,试图通过提前使米斯星球转化为大陆避免未来的损失,联邦政府已将此作为下次会议的议题之一;四月二十二日,擒明联合王国的荣誉国王病逝……今天的新闻播报到此结束,接下来镜头转给利莫利亚空间站。”

    本次的会议没有米斯人参加,但是多了几个斯克鲁米的面孔,反正是开和聚合剂有关的会,米斯都动工程了态度很清楚。

    雄伟的星会大厅宫殿里,那些熟悉的国家里有新面孔,也有老熟人,像是落拾鲁、绫塞、乏梅尔,这些不用记的政权都照常换总统换首相,所以都是些新人,而厄尔斯依旧是莱斐尔和涅霓组成的经典组合,就是少了拜殉列,而以前在的冥云也过不来,除了这些银河的政权,还有一班人马代表了擒明,毕竟这次的议题是非常重要的。时间一到,那么会议也就开始,本次的率先发言权在厄尔斯。

    “那么对于聚合剂的作用大家都看到了,厄尔斯方是希望,各国可以控制对其的使用,至少不应该应用于战争。”

    “擒明方表示反对,”擒明的那班人等莱斐尔一坐下就马上站起来说,这还是厄尔斯联邦第一次被除了米斯以外的政权反对了,会场陷入了一段沉寂,而后擒明的代表继续说,“擒明方会灵活应用聚合剂,因为抗叉帝国和渥坎两国均在大肆使用。”

    许久的沉默,因为这帮外人并不清楚厄尔斯的真实习性,但是在这之后,站起发言的斯克鲁米代表也居然也提出了反对意见:“米斯人民共和国已经在建设新米斯大陆,斯克鲁米民主共和国作为其盟国也将尽快向大陆转变。”此语一出,震惊全场,甚至有人惊呼:“原来还可以这样。”半晌,落拾鲁和一众平平无奇的小国居然也都起来赞成擒明和斯克鲁米,似乎所有人都对聚合剂的使用持开放态度,厄尔斯联邦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怪事,身为整个银河系最大的强权,联邦居然会被集体反对,莱斐尔看了看涅霓,涅霓交叉着双手,两眼看着前方的桌面,而后,他缓缓站起身。

    “各位如果就那么以整体安全为重的话,那么联邦也支持聚合剂的使用,但是海尔文战争中,该物品的错误使用已经证明了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本质,对于向本国人民及不可侵犯的私人财产使用此类武器,联邦是不提倡的。”不提倡,这三个字基本就是不让了,但是这些新人似乎没有这个意识。

    “可是具擒明联合王国所知,联合军在前线已经有在将聚合剂投入使用了,而且,似乎两位贵国的将领能成功会合,靠的就是聚合剂的使用。”擒明的代表话说完涅霓直接瘫到了椅子上。

    “神,神大人?”

    “冥云居然背刺我……我得把他找来……”

    会议结束,银河擒明两系对于聚合剂的政策是——投入使用,一块块小规模的平坦陆地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