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助人为乐的师尊逆袭 > 第12章:风情的掌柜

第12章:风情的掌柜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觅迹天涯山林隐,遨游五岳显鹏鲲。

    琴箫再奏少年梦,回首斜阳是黄昏。

    ………………………………………………………

    黄沙漠海风沙依旧,而离其交界处边的龙门客栈此时却是热闹非凡。

    “来了!客官,肉包子来了!”

    “快点啊,酒来这么慢,作死啊!”

    “快点,等着呢!”

    ……

    被风沙侵蚀了数年的木桌椅杂乱无章的摆列着,客栈里人挤着人,他们大多是些莽汉子,一个个赤裸着上身,一边喝着劣酒,一边招呼着小二们上菜。赌博的,聊天的,划拳的比比皆是,满屋都围绕着一股奇怪的氛围。

    无数的喊声杂糅着从破败木墙里渗透进风沙,显得更为粗犷。

    只听“轰”的一声,客栈里那扇本就破落的大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众人皆抬头看去随后又转头自顾自吃菜喝酒去了。只不过原先嘈杂的声音也小了许多。

    “哼,真他妈热!”为首的大汉不耐烦的扇着军帽擦着汗。径直就带着手下往里走。

    “呦!千户大人您这么早啊?”小二一看,也忙招呼上去。原来这群人是本境延真国的边境境军下的一帮**。来这龙门客栈的大都是有“案例”在身的,到这时节又有谁会去碰灰?

    “怎么?来早了你不高兴吗?”千户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

    “不敢不敢,边关全靠您镇守,能伺候您可真是小人的福分。”小二在一旁谄媚道。

    “嗯,伺候着。”说着,一群人已经围坐在一张大八仙桌上。

    “诶!好嘞,小人这就拿酒去!”伙计刚要走,就被千户一把拉住。

    千户道:“你们掌柜的呢?”

    三两忙指向二楼说道:“在楼上,她跟客人谈点小买卖。”

    客栈二楼,掌柜的闺房。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只见那张床榻上正卧着一个身段极好的风情女人,她微翘起双臀随后卧侧着身子,转头抬眼,妩媚看了一眼那仍干站着的大汉说道:

    “把我这儿当成什么地方了?一抹红,我可是开店不卖身呐。你看错人了。”

    那袒开胸膛干坐着的一抹红早已是汗流浃背,不停地擦着自身上停不下来的躁汗,这汗与楼下的众人相同,却又不同。

    一抹红笑道:“我没看错,来。”说着,他就一把上了掌柜的床,翻身上马,急不可耐

    掌柜却将其一把侧推开,趁势一滚反倒骑在汉子身上,青丝垂在其的身上,指尖缓缓却又不停地在其胸口画圆挑逗,她俯身娇羞道:“你们男人个个都这么心急,说要就要,要玩了就走。”

    “别再说了!”一抹红又蛮横的将掌柜推倒在下,双手粗暴的握住其的香肩。男人的汗不断的滴在女人的胸口。他急道:“我要,我想要。”

    “瞧你急的。”掌柜被男人压在身下,一只手又似毒蛇般悄悄附在男人的肩头。她说道:“你是想要出关呐,还是想要人啊?”

    “我两样都要。”

    “没那么便宜!”,掌柜的抬手间就变了脸色,一只手只轻轻一推,就将男人轻而易举的推倒下床。

    “没这么便宜!也不掂掂你的分量!”

    说话间,掌柜再度侧躺着,妩媚看向男人,不过这眼神中不再是先前的风情万种,而是冷厉。

    下一瞬,只是一息之间,掌柜就撩起压群刀,抬手射向男子!

    “啊!柳叶镖!”

    男子也不愧被誉为“一抹红”,反应极为迅速,忙将身旁酒坛扔去。

    刀与坛两两相撞,顿时化为乌有,那酒坛子的碎片似天女散花,使得整间房里都弥漫着酒气。

    掌柜的恼怒,侧身躲过那些碎片,转瞬之间又抛去三枚柳叶镖射其面门。

    一抹红实在是措手不及,忙将酒壶挡在自己面前。

    可惜,那镖竟直直穿过酒壶,三把攻势凶险的柳叶镖极其无误的射中一抹红的面门。

    只见一抹红瞪大着双眼,狰狞着面颊,血流不止,缓缓向下倒去,已是死不瞑目了。

    掌柜轻笑一声,就走向那死尸,摸去了那钱袋。

    她看着尸骨还温热的一抹红,掂量着钱袋子,冷笑道:“送你出关得一百两,送你上鬼门关得四百两,你让我金镶玉怎么选啊?”

    金镶玉毫不费力的将男子拖上床,将床边那盏油一扭,那却是一条通往地下一层的密道,那男子的尸首就顺着道直直滑落下去。

    等到男子的尸首落下,地下的一个矮矬子喜道:“####(黄牛馅的肉包又有馅子了)”说着就把他抬在了案台之上。

    只见那矮矬子手提着一把杀猪刀,刀法极好,三下五除二就已经把尸首……

    再说金镶玉已然扭转腰肢下了楼,其中一个兵油子抬头调笑道:“掌柜的,这么快就完事了?”

    “我呸,还吃羊肉,有火没处泄啊,憋死你们这些王八蛋!”

    “哦,那就要借你那地方泄泄火啊。”

    “吹你个头啊你,啊呀!”金镶玉话还没说完,就被千户大人一把抱在了胸前,辗转腾挪间就似玩物般摆在那张八仙桌上。

    “哈哈,老子不吃羊肉,要吃你!”千户虎扑上去,大笑道。

    金镶玉也是极其泼辣,在桌上翻滚一圈,顺势将其腰间密令取出,再将酒碗直接就泼向了那位千户大人的脸上,嗔笑道:“嗯~,吃你个爹啊!”

    “吃我的!吃我的!我的比你爹的大……”一个兵油子叫道。

    “去你的!”金镶玉坐起身一扣,就把那酒碗打碎在那个**头顶,她摊开那张密令,问道:“这个是什么?”

    千户也不在意,又将金镶玉抱住,捏着她的脸蛋笑道:“嗐,还不就是前些日子黄沙漠海闹出了惊天响动,钦天监的那些个什么狗屁道士就说是什么龙门秘宝提前问世,还派了东厂的人来,真是烦死了。”

    “东厂?”

    “是啊!”

    “哎哟,东厂那有什么了不起?”

    “你别乱说话。”

    金镶玉往后一翻却把悬赏令拿来看,眼窝子提溜打转着,原来是看到了那一抹红的悬赏,她不禁道:“哎呀,这一抹红的人头只有五百两啊?”于是招手朝里大喊道:“小黑子,叫厨房刁不遇杀猪留下猪头啊。”

    千户坏笑道:“想猪想羊,就是不想我!”那不安分的手也是顺势在她的屁股上“胡作非为”了一把。

    “哎哟!”金镶玉吃痛,向后高高跃起,周身在空中不停打转,然后稳稳落于八仙桌上。怨诽地推了推千户道:“敢摸老娘屁股,不怕教坏那群龟儿子啊。”

    原来是她先前在与那一抹红打杀的时候,被那酒壶炸裂开来的瓷器所伤着了屁股,这会儿又被这五大三粗的千户大人没轻没重的一捏,自然疼痛。

    千户看了看了看手上沾着的血,皱眉问道:“裙子上怎么有血?”

    金镶玉矢口否认道:“啊?没有啊。”

    千户提起手怒喝道:“那这是什么啊?”

    金镶玉只是望着他尴尬一笑,幸亏一个兵油子解围道:“你撞红了吧?”

    金镶玉顺坡下驴,去追赶那嘲笑的兵油子道:“没见过啊?去问你妈去!”

    一帮人又与金镶玉玩闹起来。

    正这时,又是“嘭”的一声,那木板的大门险些就被踹破,在那摇晃的噶吱噶吱作响。

    众人回首看去,却是两位身戴斗笠的行客带着两个孩童。

    为首的那位摘下斗笠,露出惊世容颜,只听他笑道:“小二,上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