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平镇异闻录 > 第十四章 夏游·训鸟人

第十四章 夏游·训鸟人

    7月4日。

    一大早,陆妍就来到了教室,等待着夏游的开始。

    实际上陆妍不是来的最早的,不少同学来的比陆妍还早,他们有的低头看书,有的趴在桌子上补觉。

    反正无聊,陆妍索性在位置上拿出红皮书来看,虽然她看的不是很懂。

    大概到了8点,教室里人终于齐了。

    女老师带着他们来到学校门口,在听完校长一系列无聊的安全事项的演讲,太平小学的孩子们和老师们都陆续上了大巴车,太平小学夏游,正式开始。

    夏游第一站是位于太平镇方山山腰处的农家乐。

    盘山公路绕啊绕,车内的孩子们一会倒向左,一会儿倒向右,陆妍感觉自己就像在一个大磨盘里,脑袋被转的七荤八素。

    陆妍靠窗坐,所以情况还好,坐在右边的沈心月已经彻底瘫在陆妍大腿上了,整个人晕乎乎的。

    陆妍看着晕成泥一样的沈心月,坏坏地笑了笑,一双小手忍不住地揉着沈心月的头发,直到把头发揉成鸡窝。

    赵仡此时正坐在陆妍后面看着书,稳如泰山。

    他悄悄地瞄了陆妍那边两眼,心想着:“我也想被揉一揉头发……”

    但赵仡随即就打断了自己的非分之想。

    想什么呢,真恶心啊,赵仡。

    他心里暗骂道。

    “哦对了,赵仡,我有三本像历史书一样的书,你要看吗?”

    陆妍费劲地从书包里抽出了三本书,递给了赵仡。

    “哦,好……”赵仡接过了三本书。

    看到书名的那一刻,他差点叫了出来。

    他压低声音了,悄悄对陆妍说:“弗利那本我不认识,其他两个我倒有所了解,这不都是历史或传说人物吗?你也开始喜欢看这种书啦?”

    “嗯……算是吧。”陆妍支吾着回答。

    她总不能说是从老师那边偷来的吧。

    “你说你认识的两个,都是些什么人?”

    “弗利我不知道,齐桓是世界史上最伟大的始祖法师,伊瑟是神话传说里的残忍的魔法女王。”

    “哇……”

    “先不说了,我现在就想看,谢谢你陆妍。”

    不等陆妍说什么,赵仡已经沉浸在了红皮书里。

    陆妍配合地闭上了嘴。

    他真的很喜欢看那些书呢……

    百转九折,旅馆到了。

    “同学们,有序下车!”

    带队老师在前面喊道。

    “醒醒,心月,到啦。”陆妍推搡着扑在怀里的沈心月。

    “哦……到啦?”

    沈心月猛抬头,朝四周看了看。

    “那走吧!”沈心月突然满血复活,背上书包就冲下了车。

    陆妍满头黑线地看了看兴奋的沈心月,回头对赵仡说:“赵仡,到了。”

    “嗯,陆妍,你能把这三本借给我一会吗?”

    “没事,别弄丢就行。”

    “谢谢你。”

    他们是最后两个下车的。

    虽然时间已经来到了8点半,但山上的雾气仍然浓厚,丛林环绕,雾霭遮蔽,让这里的天色看上去像清晨六点的天空。

    不得不说,这块地方的农家乐的确很受欢迎。

    园区迎着日出拨开重重迷雾,随着日落渐渐落下帷幕,清幽寂静,灵气十足。

    中午,他们被安排在农家乐里吃饭。

    菜都是本地农家菜,众人吃的热火朝天。但陆妍只是选择抱着夹糕默默地啃着。

    沈心月在光速吸面,赵仡在一旁痴迷地研究着红皮书。

    “好无聊啊。”陆妍如是想道。

    她悄悄地离开了饭局,来到了场地外的围栏旁,望着天空发呆。

    围栏外就是山崖了,近200米的落差,让这里成为了一个绝妙的观景台,天高地远,尽入眼中。

    碧蓝的天空时不时飞过一排排大雁或者斑鸠,让陆妍开始想入非非。

    能自由地在天上飞的生物,一定很自在吧,不知道那些出入云端的大鸟,它们眼中的天地又是怎么一番景象呢?

    陆妍想着想着,一只青鸟从远处突然急速俯冲到栏杆边,然后扑棱着翅膀站稳。

    青鸟好奇地盯着陆妍,头一缩一缩地,眼睛眨了又眨。

    过了一会,它窜到陆妍的肩上,然后轻轻地啄了啄陆妍的脸颊,显得十分亲切可爱。

    陆妍用手试探着撸了一下青鸟的背部,青鸟没有反抗。

    “啊哈哈哈,原来撸鸟这么治愈啊……”

    第一次撸鸟的陆妍很快就被这种毛绒绒的触感给俘获了。

    “小青!”

    一声嘹亮的呼唤从陆妍背后传来,肩上的青鸟听到后,也是迟疑着挣脱了陆妍的小手,然后径直地朝自己的主人飞去。

    一个带着草帽的男人正站在陆妍身后,青鸟此时正站在他的帽檐上。

    这个男人留着浅胡茬,白色T恤衬一条米黄色的短裤,再加一双黑色人字拖,何等的质朴!

    “如果心月看到了估计会疯了一样喊帅大叔吧……”

    陆妍心中暗暗吐槽。

    “看来你是个不错的小孩。”草帽男人摸着下巴的胡子,打量着陆妍。

    “为什么?”

    “因为小青不亲人,一般只亲我。我今天遛鸟的时候它飞得格外的远,没想到跑你这来了。我是第一次看到小青和一个陌生人这么亲近。那你应该不是什么调皮的小孩。”

    “我确实很受小动物欢迎哦……”陆妍自恋地用双手扶了扶脸颊。

    “哈哈哈哈,行,行。先介绍一下,我是这里的训鸟人,也是鸟类救助站工作人员。我叫莫岿。”

    “我叫陆妍。”

    “好名字。”莫岿微笑着看着陆妍。

    沉默了一会,莫岿吹了声口哨——这个哨声相当尖锐。

    过了几秒,一只身形硕大的斑鸠从天而降,盘旋在他身边。

    随着斑鸠的回归,各种各样的鸟儿们接踵而至,喜鹊、乌鸦、翠鸟……它们兴奋地鸣叫着,在莫岿身边上下翻飞。

    “哇……”陆妍看着莫岿被众鸟包围,眼睛都看直了。

    “我先走了,我的家就在农家乐旁边的一个村里。我的家里有一个大棚子,记住了哦,大棚子。想来玩随时欢迎。”

    众鸟簇拥着莫岿,一起逐渐远去。

    陆妍决定待会就去莫岿这玩,因为他真的太酷了!

    那就说走就走吧。

    下午,陆妍向老师说明情况后,老师同意了,但老师要求陆妍一定要傍晚准时回到旅馆。

    陆妍循着莫岿的提示,一路来到一旁的小村庄里。

    村庄路口坐着一位大娘,正在树下乘凉。

    陆妍礼貌地弯腰问道:“阿姨你好,请问你知道莫岿在哪吗?”

    “莫岿?哦——我认得他,他是这一带很有名的训鸟的,他人可好了,我们捡到那些受伤的鸟都是交给他的。我们说他这辈子行善积德,佛祖肯定保佑他。你要找他的话,他就在那边,这条路走到底,那个有棚子的房子就是。”大娘爽快地回答了陆妍,还不忘夸莫岿一番。

    “谢谢阿姨!”陆妍谢过这位大娘,沿着主路走到底。

    莫岿的家果然有个大棚,棚里是各种各样的鸟,甚至还有鸭子,不多也不少,似乎都是在这养伤的。

    陆妍远远的就听到了绵绵不绝的鸟鸣。

    “哟,陆妍,这么快就来了?”

    莫岿对陆妍这么快就来访感到有些惊讶。

    “对啊,我来玩了。”陆妍笑了笑。

    “先进来吧,让小青先陪你待一会,我要去把那几只鸭子安顿好。不会弄很久的。”

    陆妍跟着莫岿进了屋子。

    莫岿住在一个大平房里,这种平房就是农村随处可见的土平房,共两层高。

    平房后面就是大棚子,棚子很简陋,应该是莫岿自己修的。

    “可以请你坐在这边的长椅上吗,寒舍简陋,还望多多包涵。”莫岿指了指屋里头那把略显破旧的长椅,饱含歉意的笑了笑。

    陆妍点点头,毫不嫌弃地坐在了长椅上,小青也跟着飞到了陆妍的肩头。

    趁着莫岿照顾鸭子的间隙,陆妍把头靠在了雪白的墙壁上,眯起双眼——夏天的午后总是那么让人嗜睡。

    “喂,小陆……”

    是儒魉的声音。

    陆妍猛地睁开眼,抬头四处张望。

    “我在你后面……”

    陆妍回头,差点没被吓一跳——儒魉的脸隐隐约约地浮现在墙壁上,看着怪瘆人的。

    陆妍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后,轻轻地问:“你来这干嘛?”

    “你爸叫我看着你点。”

    “这样啊……”陆妍心里暖洋洋的。

    “害,谁叫你爸牛逼呢,能使唤我这个级别的灵当你的保镖,我还有很多公务在身。”

    陆妍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赔了个笑脸。

    “不扯了,我特意来是想告诉你,小心这个训鸟人。”

    “嗯?为什么?他也不是人?”陆妍歪了歪脑袋。

    “不,他是人,准确地说是一个法师。我对他有点印象,他是十年前来到太平镇的,我一直没怎么关注这个人,今天仔细看居然是个法师。”

    “而且我居然看不透他,他是个不简单的法师。他十年来就没有变老,一直养鸟养到现在。我不知道他作为法师为什么会跑到这种犄角旮旯地儿来养鸟。”儒魉皱了皱眉头。

    “总之你要留个心眼。我先走了。”儒魉说完就隐去了。

    陆妍没有说话,只顾着抚摸着小青蓝色的羽毛。

    然而,小青此时突然挣脱了陆妍的小手,箭直地飞向窗外,不知所踪。

    陆妍懵了,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只好对着远处正在工作的莫岿喊:“莫叔叔,小青它自己飞走了!”

    “哦!没事,小青下午都是这样的,差不多到点了,它要自己去外面飞一会。它会回来的。”

    “好吧。”

    “吱呀——”,陆妍刚问话完没多久,莫岿家大门被推开了——一位身材窈窕、容貌倾城的女人迎面走来。

    陆妍从来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女人。

    长发及腰,五官立体方正,丹唇似笑非笑,双眸清澈明亮。

    她身着淡青色的连衣裙,缓步走向莫岿工作的地方,风姿绰约,端庄大气。

    “莫岿。”女子微笑着,柔声呼唤。

    莫岿听到熟悉的女声,立刻停下了手头的工作,欣然出了大棚。

    “青妤,今天也麻烦你了。”莫岿看着青岚,眼神充满了别样的柔情。

    陆妍偷偷看着二人,一脸看戏的坏笑:莫岿叔叔肯定喜欢这个青阿姨!

    “这个女孩是谁?”青妤指了指坐在一旁的陆妍。

    “最近太平小学不是搞什么夏游活动吗,她是太平小学的学生,来这玩的。”

    “那我帮你把鸭喂了,你先带她去玩吧。”

    “真的吗,那太谢谢你了,每次都来这帮忙还不要啥报酬,你这样我心里真的要过意不去了。”

    莫岿挠了挠腮帮子。

    “咯咯咯,要报答我的话,那就早点回来吃饭吧。”青妤嫣然一笑,转身走向大棚。

    鸟儿们一见到青妤,就兴奋地围住了她,就像见到了莫岿一样。

    青妤和莫岿,这俩人还真挺般配的。

    “走吧,陆妍。”莫岿已经坐上了一辆大电动车,顺便拍了拍后座,示意陆妍上车。

    “我们要干嘛?”陆妍好奇地问。

    “遛鸟。很有意思的。”莫岿说着,发动了电动车,驱车出了院子门口。

    走之前,莫岿大喊一声:“老沙,过来!”

    一只棕色脖子的大斑鸠应声飞来,它兴奋地鸣叫着,抢着飞在电动车的前头。

    “我们要顺着山路一路开到山脚,然后再上来。遛鸟就是让鸟儿们跟着你飞,怎么样,是不是很酷?”耳边狂风呼啸,莫岿大声对陆妍说。

    “酷!太酷了!”陆妍坐在后面兴奋地大叫,小脑袋一直在四处张望。

    由于山路向下,车速也是越发地快了起来。

    渐渐地,陆妍只听到耳边的狂风在呼啸,周围的景物都在极速倒退,只有那只斑鸠一直跟着他们展翅高飞。

    斑鸠时不时超在前头,一会又伴飞在他们左右两侧,扑腾着硕大的翅膀。

    陆妍伸出手,想触碰正在旁边伴飞的斑鸠,斑鸠却瞬间又超在了前头。

    陆妍觉得自己也变成了一只鸟,自由地飞跃在山路上,一路向下,沐浴着下午的阳光,直面狂风,乘风破浪。

    …………

    等莫岿带陆妍回来,已经快傍晚了。

    老沙早早地站在了莫岿的肩头上,显然是飞累了。

    他们在屋外就已经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打开门,空无一人,只有一桌子菜还冒着热气,似乎正等着莫岿回来享用。

    “青阿姨呢?”

    “她走了,每次都这样,帮完忙做完饭就走。”莫岿叹了口气,无奈地耸了耸肩。

    莫岿顺手拉过来一张椅子,坐在饭桌前问陆妍:“你要不要一起吃?”

    陆妍摇了摇头:“我待会就要回去了。”

    莫岿听罢,也不再多说,自个儿盛了碗饭吃了起来。

    陆妍在一旁看着一个人吃饭的莫岿。

    原来平易近人的莫岿,此时却笼罩着一种忧伤的阴霾。

    她莫名地觉得莫岿很孤单。

    “莫叔叔,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吃饭的吗?”

    “嗯。我来这十年了,一直都是一个人。五年前,青妤来了,她几乎每天都会来帮忙。”

    “你是不是喜欢青阿姨啊?”陆妍一脸坏笑。

    “你个小屁孩懂什么?”莫岿仿佛被戳中了心巴一样,老脸一红。

    “嘿嘿嘿——”陆妍得逞了一般地笑了。

    “我的确喜欢她。但她从来没有回应过我,她很神秘。她自称是鸟类爱好者,志愿帮忙,但她到底是什么想法,她家住哪,甚至她几岁了我都不知道。”莫岿的眼睛里充满了困惑。

    “她总是开玩笑说她五岁。哈哈哈。”莫岿摇了摇头。

    “我觉得青阿姨只是害羞吧。”陆妍撑着下巴,不以为意。

    “大概。话说你还不回去吗?很晚了哦。”莫岿问。

    “哦!我差点忘了,那再见,莫叔叔。”陆妍心头一惊,和莫岿道别后就立刻打道回府了。

    陆妍走到门口的时候,看见小青从天空俯冲而下,叽叽喳喳地叫唤着。

    “莫叔叔,小青回来了!”她扭头对着屋里的莫岿大喊。

    “好,知道了!”

    ……

    晚上,陆妍洗过澡后躺在酒店房间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一旁的沈心月已经呼呼大睡了,但陆妍仍未眠。

    睡不着,陆妍就起身来到窗边,抬头望着天上的万千星河。

    “睡不着吗,小陆?”儒魉突然浮现在窗外,一脸温柔地看着陆妍。

    陆妍皱了皱眉头,嫌弃地说:“不要学我爸。太恶心啦。”

    “啊哈哈,好吧,是你爸叫我晚上也要来看看的,他担心你睡不着。”儒魉有些尴尬。

    陆妍看了看后面已经熟睡的沈心月,然后用手撑着脸,一言不发地看星星。

    儒魉自然是在一旁陪着她看星星了。

    ——————

    夜晚,莫岿家。

    莫岿躺在门前的凉椅上。

    小青乖乖地站在他旁边。

    他想着:

    从那天开始,自己已经几十年没有回过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