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大楚做始皇 > 第二七零章 赴会(三)

第二七零章 赴会(三)

    白起似乎是知匡章何意,不由得笑了一声。

    “久闻将军之名,果真是名不虚传,如此说来,将军布下四路之法、水陆并进,却是并无真正进攻的打算?”

    初次是在韩氏城相会。

    那时候白起与匡章谈论兵道,白起论守势,匡章论攻势,提出了这水陆并进之法,后来在回去之后,就将联军分成了四路,其后打造水势,建造器械,操练士卒,是一刻也不敢停歇。

    当时不仅是秦国,就连天下人皆是以为齐国大将军不日就会进攻秦国,会在函谷关一战而破秦。

    可现实呢,却是函谷关大军纹丝未动,反倒是楚国先从南路出击,进入秦国汉中,占据巴中,接着又下到了蜀中,让秦国一下子陷入艰难的境地,可真是超出了常人的预料。

    见白起问,匡章摇摇头:“非也,我初次见将军后,心中的确是有此想法,想借用我联军兵力之优势,在函谷关彻底击败将军,可后来对将军阵法了解越多,便越不敢进攻,才以这不动之策,静静等候将军主动出击。”

    说到这里,匡章捡起地上枯树枝,直接画了起来。

    上次与白起论战,他略输一筹,今日定要将这场子给找回来。

    “将军且看,将军若是进攻,则必走陆路,水路定然是来不及建造船师的,纵然是建造了也敌不过我楚韩两国传师之威。”

    “可若是要走陆路,则必然要从函谷关出,途径众多险道,可我齐魏燕赵四国联军,早就在此险道之上布下城寨,若是强攻秦军必然损失极大。”

    “此险到之后,乃是大河沿岸平川,此平川之上,也亦是有联军设下营寨,各处要道皆有工事,何况还有赵国胡服骑射,在此平川之上施展骑射之威,秦军如何能抵挡,此所谓攻守之势异形也!”

    按照匡章的理论分析。

    九国联军主动进攻,白起会利用早已准备的攻势、借助有利的地形让联军伤亡颇大,但若是白起主动来进攻,则他会借助布下的防线,一样让秦军损失更大,两军就算是旗鼓相当,先谁进攻,那谁失败的几率就大。

    所谓攻守之势异形,正是此理。

    白起听罢,微微皱了皱眉头,这在他面上是极少出现的,他一向给人的感觉就是冷静。

    “将军只怕还少说漏了一点,我军势微,联军势大,若是要进攻,就需得集中优势兵力而攻伐之,可一旦如此,则必然会造成函谷关以及潼关一线防守空虚,楚韩两国船师可渡河而攻之,一旦我失去了此两处要地,那便是入了你联军的包围圈,只能是有来无回吧?”

    这一点,也是匡章所预料,只是他没有说出来吧。

    “哈哈,将军真明智也,我的确是有此思!”

    ……

    转眼之间,两人又以大地为沙盘,施展出平生所学,开始了一场沙盘论战。

    两位都是当世名将,都明白兵败如山倒的道理,他们想要在开展之前,彻彻底底的了解对方的所有底牌,知道对方的所有底细,以最大的把握来将对方给击败。

    沙盘论战,就是一场绝好的论战。

    一开始两人皆是有所保留,将一些细节性的东西都会省去,可越是到最后,就越是发现不施展出全力,根本谈不到对方的底。

    坐在一旁的熊横就清楚地看到,函谷关大战就这样在他面前展开,终于双方在争论了良久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联军兵力虽多,但主动进攻必然会被地形所分割,不仅显示不出其优势,而且还很有落败的可能,白起也是同样的,在本身兵力就少的情况下进攻,无疑会让他落败。

    “……可是将军须知,以如今之局,将军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魏国大军这几日便要渡河,一月之后就能威压关中,倘若还是按兵不动,那时候秦王就该等不住了!”

    匡章最后一句话落,白起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深知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旁听许久的熊横忽然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赵括。

    当年的长平之战与之何其相似,或许赵国的决策层也知道,采用廉颇的计策坚守是最好的办法,至少会让赵国立于不败之地。

    可现实是赵国国内再无粮草能支撑,若是不进攻前线就要断粮了,没有了粮草的军队就是一群流民,他们被白起收割也就只是时间问题,面对着慢性自杀和来个痛快,赵王无疑选择了来个痛快。

    这时候他,询问满朝文武,谁愿意领兵去击败白起,这位秦国杀神的名字谁都听说过,而且还是在兵力有劣势的局势下,要去击败白起,这谁敢轻易应承,纵然是声名鹊起的李牧,也不敢轻易接下这烫手的善于。

    忽然间,人群中站出一年轻男子,此人名赵括,乃马服君赵奢之子,说起这位赵奢可是了不得的,他是近些年来赵国为数不多能正面击败秦国的将军。

    赵括一出来就侃侃而谈,颇知兵家之事,又素刚猛,自称能击败秦军,这时候什么秦人的离间计,什么纸上谈兵都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是满朝文武当中,唯一一个敢说会大败白起的人。

    赵王能怎么选,只能是为其热烈送行,委以重任,并且许诺此战胜了,你就是我赵国的大将军。

    那一日,在邯郸万千百姓的欢呼声中,赵括出兵了,似乎横扫在邯郸头上的阴云都被一扫而空,甚至就连赵王的心中,也痛快了几分。

    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当兵败的消息传来时,邯郸的百姓、赵国的臣子们必然对赵括是破口大骂,连赵王也忍不住说道:“赵括无能,灭我赵矣!”

    ……

    历史总是有惊人的相似之处,此时此刻白起所面临的,不正是当年赵括之局。

    若是坚守,秦王不愿意!

    若是出击,等同于送死!

    函谷关的地形等同于上党,秦军一旦突破,则可直入邯郸平原,届时便是灭国之危!

    今日联军一旦破函谷关,则可长驱关中平原,秦军再无险要可守,也会面临灭国之危!

    事情的结局,大抵都是相似的,连熊横自己也没有想到,一场谋秦的大战会打成长平之局。